见解

中产阶级:心态还是钱包?
文章

中产阶级:心态还是钱包?

不断扩大的中产阶级遇到食品价格上涨。这两个大趋势的融合将极大地和永久地重塑消费者格局。随着全球中产阶级每年增长7000万[1],并且食品价格有望在20年内翻一番[2],世界正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时期,即需求增长,经济压力和以志向驱动的购买行为。

那么在这些未知领域取得成功的关键是什么?根据 尼尔森的新研究,希望实现其经济增长预期的公司不应仅仅关注中产阶级,中产阶级通常由收入参数定义,收入参数对于普遍接受度来说太高或太低。实际上,研究结果表明,食品购买意愿与我们所购买的商品,在何处购物以及我们认为的支出灵活性的差异更多地是由理想和文化规范所驱动,而不是仅仅由收入所驱动。

尼尔森全球通货膨胀影响调查 对58个国家/地区的29,000多名互联网受访者进行了调查,以了解世界各地所有收入范围的受访者如何应对食品价格上涨。

“在衡量全球中产阶级对现实世界的影响时,最广泛的收入分类太低而最狭窄的分类太高而无法代表现实世界的购买潜力,”尼尔森全球消费者洞察高级副总裁詹姆斯·鲁索(James Russo)说。“一种更准确的方法是查看消费者的多样性,支出的灵活性和需求格局,以便了解如何扩展满足全球发达市场和发展中市场的消费者需求的商品和服务。”

相对收入

尼尔森在评估反映中产阶级收入参数(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定义)的收入的受访者家庭中的通胀影响时,尼尔森发现,在食品价格上涨期间,没有一个群体免受痛苦。平均而言,与所有其他家庭相比,“中产阶级”家庭对全权和非全权食品和饮料类别的购买意向没有太大差异。换句话说,收入不是衡量财务稳定性的唯一标准。

购买力的另一项衡量标准是支出的灵活性,即家庭预算的弹性,以承受食品价格上涨而不必在其他地方做出艰难的支出选择。在对通货膨胀影响的调查中,我们将受访者分为三类消费能力:有足够钱来自由消费,舒适生活或仅仅满足基本食物和住房要求的人。

调查结果表明,支出的概念与许多因素有关,包括家庭组成,国内支出机会,愿望和文化多样性。例如,中东/非洲地区的受访者报告的家庭年收入低于5,000美元的比例最高(49%),但该地区也报告了能够自由消费的受访者的比例最高(17%)。而且,中东/非洲的平均家庭规模也比其他地区大。中东/非洲地区有三分之一(31%)的家庭报告说,家里有六个以上的人居住,而全球平均水平仅为8%。

在相反的极端情况下,北美受访者报告的收入高于50,000美元的家庭所占百分比最高(46%)(而全球平均水平为22%),但报告的自由消费比例最低(9%)。北美地区的平均家庭规模也是被调查地区中最小的,因为四分之三以上(76%)的人居住在同一所房子中的人数少于或等于三人。

平均而言,所有受访者中有42%的人说,他们能够过上舒适的生活,并且只是因为喜欢而购买了一些东西,而44%的人只有足够的钱来购买食品和住所。只有14%的人说他们有自由消费的能力。欧洲前十大支出灵活性最低的国家中有九个来自欧洲。四分之三的无法负担价格上涨的受访者来自希腊(87%),克罗地亚(82%),罗马尼亚(81%),匈牙利(77%),乌克兰(77%)和保加利亚(77 %)。

其他发现包括:

  • 具有持久力的类别以及在通胀时期处于风险中的类别。
  • 价格上涨时如何解构全球需求格局。
  • 为什么自有品牌还不适合所有人?
  • 价格上涨时应采取的策略和营销手段。

有关更多详细信息和见解, 下载尼尔森的通货膨胀影响报告.

笔记

[1]“这是“金砖四国”吗? 《金砖四国》月刊,高盛,2010年5月。
[2]国际乐施会,2011年6月1日。

关于尼尔森全球调查

尼尔森全球通胀影响调查于2013年2月18日至3月8日进行,对亚太地区,欧洲,拉丁美洲,中东,非洲和北美的58个国家的29,000多名在线消费者进行了调查。该样本根据每个国家/地区的互联网用户根据年龄和性别分配配额,并加权以代表互联网用户,其最大误差幅度为±0.6%。 Nielsen的这项调查仅基于具有在线访问权限的受访者的行为。互联网普及率因国家/地区而异。 Nielsen使用最低报告标准,将互联网普及率设为60%或将一千万在线人口纳入调查范围。尼尔森全球调查(包括全球消费者信心指数)成立于2005年。

点击“订阅”即表示我同意 隐私政策使用条款.